✅ WWW.S779.COM 本域名已停止使用,点击进入最新官网!

2019-07-16 15:25:32

发布时间-|:2019-07-16 15:25:32

通过前我都逐一先试过能否借力。这时没人敢再出去帐篷外面,出去两分种基本不会走路的那种,大家衣服都是湿的,只有拿备用衣服换上,由于衣服都有用垃圾袋包着,所以没有湿,但睡袋没有另外包,长期在这种风雨的吹打下,背包防水功能也不起作用,有很大部分都湿掉了,没法盖,更可恶的是半夜时帐篷给吹断了支架断了一支,没办法只,整个帐篷塌了下来,开始5个人在里面还可以撑一下,但时间长了没办法,最后决定重新在支另一个帐篷,旁边不远有块相对平缓的空地,虽然地面有很多石块,但总比现在塌掉的地方好,大家在老杨的指导下合心合力重新支起了一个帐篷(这次我们带了三个双人帐,都是双层防雨的)就这样,5个人缩在一个帐篷里保持体温,狂风发出呼呼的声音撕打着帐篷。

这段路并不好走,还要下一个陡坡和翻越一个山包,我们足足走了接近2个小时才到达营地,根本不是像租帐篷老板说的半个小时就到了,套路啊,我懂!后续全队到达营地的时间是晚上21点50分,赶紧扎营,准备做晚饭,老板很好,帮我们找了水源,原来水源就在我们营地的栈道下面,很隐蔽的地方,他说水源可以直接饮用,但是我们还是决定烧开水,或者用过滤器过滤后饮用。

即使当时情况比较艰难,老杨时而说些轻松的话题来放松下心情,老杨是东北汉子,低温天气对他来说习已为常,所以当时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。

爬过鸟巢后在最后一个瀑布处午餐,因水果吃太饱,几乎干粮都没有推销出去。这是当时唯一一张半夜帐外照片,些时枯草开始结起厚厚的冰。

这是当时唯一一张半夜帐外照片,些时枯草开始结起厚厚的冰。

雨小了很多,因为之前看天气预报不会有大雨,和考虑到包体积问题,不想再给40斤的背包增加负担,所以我们只备了一次性雨衣,最后发现包太大根本包不下,所以只能包着背包,我干脆穿着,因为包有防水功能,这些雨不至于包内的东西湿掉。

凌晨5点半大家早早就起床洗刷吃早餐收拾好行囊6点就匆匆忙忙就出发了,些时依然下着小雨。

要求凡是不小心碰出滚动石头第一时间大叫,提示后面队友注意,避免落石伤人。

那是13年元旦,之前一直听说船底顶的风采,所以我们提前一个月做准备。

要求凡是不小心碰出滚动石头第一时间大叫,提示后面队友注意,避免落石伤人。

联系租帐篷的老板,他说我们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到达位于金顶附近的营地,帐篷已经给我们打好了,我问他附近还有没有营地,因为我们还有其他队员要搭帐篷,他让我们赶紧过去,附近还有几个帐篷位,但是过来的驴友很多,他怕去晚了就没有位置了,于是我和蜂鸟商量,决定我和走哥两个人快马加鞭敢去营地占位,其余人在后面跟上。

这是当时唯一一张半夜帐外照片,些时枯草开始结起厚厚的冰。

这是我们第一次远足,听很多朋友说船底是广东毕业路线,走完至少要两天,而且是负重,对体力要求较高,提前拉练是少不了的,我们选择了塘朗鸡公作为主要拉练路线。此时已是晚上7点多,气温8度左右,所以找个地方落角扎营补充能量是主要。

就这样大家聊着说着帐篷里时而漂出陈陈笑声,而大山是我们唯一的听众。船底顶归来已经有3个月了,但作业一直没写,总觉得缺点什么,所以今天补上。

三个妹子都很配合,全程没弄出滚动的石头  关于马大哈,对于鸟巢段,因为空间较小,仅仅能一个人通过,那段路单人同行时着力点多,只要不冒失冒进是没有问题的。

最后我们在江边转了一圈发现旁边有个中山公园,那里是理想的扎营地点,经过几番周折,终于宝安大哥让我们在里面露营。

很苦很累,但很开心!看到此情此景想到了我们三七娘探路被迫露营时搭的草窝,当时也是很冷。